<small id='kwwh2'></small><noframes id='kwwh2'>

  • <tfoot id='kwwh2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kwwh2'><style id='kwwh2'><dir id='kwwh2'><q id='kwwh2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kwwh2'><tr id='kwwh2'><dt id='kwwh2'><q id='kwwh2'><span id='kwwh2'><b id='kwwh2'><form id='kwwh2'><ins id='kwwh2'></ins><ul id='kwwh2'></ul><sub id='kwwh2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kwwh2'></legend><bdo id='kwwh2'><pre id='kwwh2'><center id='kwwh2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kwwh2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kwwh2'><tfoot id='kwwh2'></tfoot><dl id='kwwh2'><fieldset id='kwwh2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kwwh2'></bdo><ul id='kwwh2'></ul>
      1. 廖庆松看毛片就知导演恋上女主角 配角经他神剪成金马影帝
        • 作者:阿牛
        • 发表时间:2020-04-13
        • 访问量:201

        资深电影剪接指导、监製廖庆松(廖桑)、剪接指导高鸣晟近日上资深媒体人郑伟柏与玛丽主持的MOMO综合台节目《E!Studio艺镜到底》分享剪接工作幕后点滴,剪接大师廖庆松曾获国家文艺奖、金马奖特别贡献奖,他入行近半世纪、经手电影无数,有「新电影保母」、「新导演保母」等封号,主持人郑伟柏的研究所指导教授也是他。

        廖庆松在节目中分享「镜头是一个非常大的显微镜」,光看毛片就能发现导演和女主角谈恋爱,笑说:「女主角都长拍、男主角几个镜头话讲完就卡了,光看长度就知道了,或是女主角长篇大论、男主角只有一个反应,这个也怪。」曾获金钟奖的剪接指导高鸣晟也认同笑说:「就像办公室在搞暧昧,大家都看得出来。」玛丽直呼:「好多神秘秘密在电影细节里,真正要封口的是剪接师!」

        剪接赋予电影生命和灵魂,不仅能调配结构更帮助剧情和演员去芜存菁,将最好的表演呈现给观众,廖庆松曾把配角剪到最后变成金马奖男主角,他透露,《悲情城市》陈松勇当初报名没有报男主角,「他的戏都放在最重要的节点,去收他前面的情绪,所以大家会觉得他演得很好,他有一半以上的戏被我拿掉。」高鸣晟也表示:「剪接是电影和观众之间的媒人,让两个人互相看对眼。」他以剪接的《麻醉风暴》为例,「如果我是一个女生要怎幺喜欢上黄健玮,他要对我做什幺事才能感动我?我从诸多剪接细节强调他这一面。」

        谈及剪接指导工作的孤独感,廖庆松回忆,当年公司嫌杨德昌《海滩的一天》长度太长,但杨德昌直喊「我不会剪」就离开,廖庆松说:「就剩下我一个人,重点是我也不会剪, 我就跑到外面,看着月亮流眼泪。」他还曾经有段时间早上剪杨德昌《恐怖份子》、晚上侯孝贤《恋恋风尘》,两位导演风格迥异让他超错乱。而高鸣晟则说:「剪接要对电影做全面性调整,但只不过是两百多人剧组里面其中一人而已,可能连导演都不知道我在第一个版本做什幺努力。」高鸣晟当时觉得很多人想当导演、摄影师,认为剪接应该是「蓝海」而投身其中,廖庆松直喊:「不是蓝海,是苦海。」

        而廖庆松与导演侯孝贤合作46年,他形容两人互补,是理性和感性的完美平衡,他笑说:「过了三十年我才突然开始紧张,我们已经30年了,有的夫妻也没有30年,我们还会继续做吗?」与侯导合作过程,他透露,《悲情城市》剧本有两、三百场但侯导删去许多场次只拍了一半,他在剪的时候发现根本像「满嘴缺牙」东漏西漏,询问侯导问什幺不拍,侯导仅回「很啰唆,我不拍」,但廖庆松不能不把故事讲清楚,于是用「唐诗」观点来剪,笑说:「刚好侯导拍长镜头,我把每个画面当诗来剪,李白、杜甫可以当我老师。」也是因为侯孝贤,他后来开始当起电影监製,侯孝贤当时「骗」他:「你来做一下,可以看到张曼玉!」他说:「可以看张曼玉、梁朝伟、刘嘉玲,我就去了!」

        该集节目将于4月10日下午5点30分于MOMO综合台播出,并于《E!Studio艺镜到底》社群平台同步上线。

        (聚星注册报道 )